暖岛°

大家可以叫我“紫堇”,希望常来我的小窝坐坐O(∩_∩)O~
我是一个有着双重性格的18岁女生,处女座,典型的完美主义者,文艺女青年一枚。
英文名:Lavender 座右铭:生活的意义在于有意义地生活。
个人爱好:写文,绘画,阅读,听音乐,上网,吃零食,发呆。
喜欢的物件:文艺小清新或古风系列的插图、笔记本封面、明信片等。
想去的地方:法国(巴黎、普罗旺斯),西班牙(巴塞罗那),台湾夜市。
喜欢的书本:青春言情小说,各类散文,古典诗词,文学评论,读者,青年文摘。
喜欢的作家:小四,落落,安妮宝贝,安意如,七堇年,余秋雨。
喜欢的颜色:薰衣草紫,碧空蓝,樱花粉,草绿,黑白配。
喜欢的甜品:冰激凌,双皮奶,布丁奶茶。
喜欢的电影:泰坦尼克号,音乐之声。
喜欢的音乐:慢歌,轻音乐。

【原创】如果·爱 陆。

第三章:给你的爱 一直很很安静(下)

3

对浅茗而言,期中考是重头戏,运动会只是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而对旖旎来说,运动会才是重头戏,期中考只不过是一段沉闷的小插曲。

校园百分之八十的美景汇集于操场周围。踏着松软的绿茵草坪,抬头仰望瓦蓝的天空,云朵以永恒下坠的姿态悬挂苍穹。没有人知道操场周围那些高大的落叶乔木究竟无声伫立了多少年,也没有人知道红木架上的凌霄历经了多少次花开花落。或许这些笑过哭过、闹过疯过的岁月日后永远无法回溯,我们依旧可以尽情享受秋日暖阳,挥洒汗水、把握当下。

路鑫深吸一口气,站在男子1500米的起跑线旁。身为班长的他为了鼓舞班级同学的参与热情,率先报了跳远、100米、1500米、团体接力赛四个项目。虽然在上午的比赛项目中两战两捷,却只有自己知道,他在冲刺过程中不慎扭伤脚踝。不过,他认为这些轻伤不足以妨碍参赛,咬紧牙关绕300米的跑道跑5圈,再度卫冕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而在看台上,旖旎和浅茗轮番高举“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唯我十班,笑傲江湖!”的巨型横幅。旖旎担任宣传委员兼啦啦队队长,可算是仁至义尽。这横幅从构思设计到执笔上色,花了她整整一周的课余时间。一上午她扯着嗓子大喊“加油”,在路鑫第一个冲过终点后更是欢呼雀跃好一阵。结果到下午,她那不给力的嗓子愣是成了“公鸭嗓”,只能含着金嗓子喉片,在心里默默为路鑫助威。

发令枪响,比赛开始。跑第一圈时,迎着此起彼伏的呐喊声,路鑫觉得自己是一匹久经考验的汗血宝马,一路遥遥领先。跑第二圈时,脚下的酸痛感愈发强烈,力不从心的他不由自主放慢脚步,与身后两名同学的距离逐渐拉近,感觉自己只不过是一匹未曾远征过的小马驹。跑第三圈时,旧伤钻心的疼痛开始牵绊他前进的步伐,他愈发觉着自己不过是一头拖着两袋面粉的驴,任凭后面同学赶超上来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跑到第四圈时,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啥东西了,能拖着自己疲软的左腿和带伤的右腿,弱弱地在跑道上挪动,为逞强后悔不已却又毫无退路。

终于在最后一圈刚开始没多久,他一个趔趄差点儿栽下去,疼痛到实在迈不开步子。他不得已向裁判示意放弃比赛,转身踉踉跄跄走回起点。前三名已然产生,校宣传部的成员正用相机拍摄胜利者的荣光,老师同学扶他们到树荫底下休憩,为他们送茶递水。果然是胜者为王、败者为寇啊,对他而言,比腿伤更难以忍受的是心伤。

“路鑫,你还好吗?“旖旎与小安关切的目光令他蓦地一暖。

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“嘴上虽这么说,满头虚汗却尽现了他无法掩饰的痛楚。

“哥们儿,别逞了,我背你去找校医。”小安二话没说背起路鑫就走,旖旎用湿毛巾轻轻为他拭汗。

这一刻,路鑫心头百感交集,既有对小安浓浓的感激,也有对旖旎浅浅的爱恋。

这一刻,无论是“情歌王子”还是“灌篮高手”,无论是“田径冠军”还是“一班之长”,都敌不过患难中流露的真情。有时候,一双宽厚的肩,一种安静的爱,胜过这世间所有的甜言蜜语。

【原创】如果·爱 陆。 - 紫堇之瞳 - 北岛‖南城

 

4

待所有个人项目完毕,激动人心的班级接力赛即将开始,亢奋的场面让压抑已久的活力一并迸发出来。

接力赛报名时,女生只报了4人,但学校规定必须5男5女参赛。于是体育委员,那个名叫林夏的“假小子”,居然自作主张把夏浅茗报了上去。也难怪,两个月来她集“严厉君”的宠爱,早已成为很多女生的“公敌”。

路鑫在校医院做过简单处理后坐在看台上,由替补同学代他参赛。而被人戏弄的浅茗直到开赛前几分钟才知道自己即将出场。旖旎看出那些人不怀好意,愤愤不平地欲找人评理,浅茗苦笑着说:“算了,比赛要紧。” 心里却实在不是滋味。

刚一开赛,竞争就到了白热化的阶段,各班同学你追我赶。前三个回合下来,10班以微弱优势险胜别班。女生第四棒是浅茗,可以看出她跑得十分卖力,但由于自身能力欠佳,使班级名次从第一名掉到第五名。旖旎看到林夏等同学戏谑的表情,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内心的怒火。好在后面出场的同学速度优势明显,最终高一10班夺得团体接力赛亚军。

赛后,林夏等人还在对浅茗冷嘲热讽,旖旎实在忍不了了,当面质问林夏:“你凭什么自作主张让浅茗参赛?凭什么呀?!”

“就凭我是体育委员,我有这个权力。”林夏振振有辞。

“你哪来的权力?报名表上白纸黑字写着‘自愿’两字!”旖旎不甘示弱,“就凭你这种不正当的手段,有什么理由来嘲笑浅茗?!”

“你倒是说,我哪儿不正当了呀?你这个不参赛只会喊的一边呆着去!”林夏自知理亏,却还在强词夺理。

“别吵了。”关键时候,班长大人出面制止,“首先,热烈祝贺我们班在总分排名上摘得桂冠,感谢所有同学的付出与支持。其次,接力赛班级屈居亚军,我知道大家心有不甘,主要责任吧,在我,关键时候掉链子,明年运动会我保证出场,带领大家夺冠。最后,我们班之所以在校运会上表现出色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班级凝聚力够强,因此,团结一致才是‘立班之本’。”

校运会落幕了。

旖旎和浅茗走在回家的路上,旖旎还在为她鸣不平,浅茗却宽容地说:”没关系,都过去了。“还掏出手机点开一句话:你恨的人,来生都不会再见,所以别在TA身上浪费时间;你爱的人,来生也不会再见,所以今生都要好好对TA。

旖旎将目光停留在后半句,一想到路鑫,她心中的不悦很快烟消云散。

到岔路口,两人分别。旖旎习惯性眯着眼,哈,不戴眼镜也挺好,至少不用看得太透,难得糊涂一下就好。浅茗却低头偷偷抹泪,有些伤害,有如难以愈合的创口,一直会在,无法释怀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更多内容,请点击

【原创】如果·爱 陆。 - 紫堇之瞳 - 北岛‖南城

 

评论

© 暖岛° | Powered by LOFTER